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叶开直接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,闪电般套进了宋初涵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小伙光着身板没关系,可虎妞那超美的身段可不能随便给人看了去;一件大圆领的t恤穿在宋初涵身上虽然长了点,但胸围却是刚刚好,套完之后,他才转身面对袁方:“老袁,你可算来了,我还以为你做了坏事心虚,要去再开十亿支票才敢过来见我呢!”

    袁方一听脑袋一晕,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一下抽去十二亿,家族面的流动资金已经捉襟见肘,要是再拿出十亿来,袁家的人都要去卖血卖肾了,可如今形势比人强,人家的拳头比自己硬,没办法,袁方只能陪着笑脸说:“叶少侠,我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我们袁家绝对没有派出杀手来对付少侠,这一点我可以用人格保证。”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老管家已经打来过电话,说是袁天涯和袁同罡都没有找过杀手,对这一点,袁方是相信的,因为他在先前交代过,要找也要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叶开指了指地上的三人:“哦,那你看看这三个家伙,是不是你们袁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绝对不是,我们袁家的人我一定认识,可这几个,老夫从来没见过。”袁方看了一眼马上摇头,心里却在想,他们要是真把姓叶的杀了倒是求之不得,可现在人没干掉,还给袁家扣下来一顶沉甸甸的大黑锅,真是太操%2f蛋了。

    叶开冷冽的眼神在袁方和两个袁家子弟身上扫过,哼了一声道:“我是个实诚人,比较容易相信别人,他们说是你孙子袁天罡派来杀我的,我想想么,你孙子被我废了性福生活,气不过找人来杀我也挺有动机的,你觉得呢,老袁?你说我前几天是不是太仁慈了,江湖名言,要把潜在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,现在我看你们对我而言,就挺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袁方一听,脑门都冒出汗来。

    叶开的武力值是他不能抗衡的,特别还有一个神秘的算命先生是他的朋友,他可不敢拿袁家几十条命开玩笑,连忙大叫冤枉……

    d县堂堂的土皇帝第一人,居然被吓成这样,说出去都没人信呀!

    叶开道:“别激动啊,老袁,你都这一把年纪了,我可不敢把你怎么样;再说了,我朋友也说你老袁不可能这么脑残,找来三个傻蛋来对付我,这样吧,这几个人你带走,不管是不是你家的,三天后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袁方把三个傻逼打手恨得牙痒痒,听了自然点头答应,马上带着三个人离开,他也很想知道知道,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人一下全走了,叶开再看看两个相互不对付的女人,一下子感觉脑仁有些疼,抓了抓脑袋说:“你们打完了吧?打完了我给你们介绍……”

    几句话介绍后,宋初涵预感到自己可能误会了,不过跟纳兰云颖打出了真火,这时也不想服软,哼了一声道:“我不管这女人是你冒牌女友还是真女友,她现在弄坏了我的衣服,你得赔我;我现在去商场买衣服,你得给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叶开马上笑着说:“没问题,没问题,你是我师妹嘛,你想买多少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走了,哦,还有,你昨晚夜不归宿,跟别的女人混在一起,电话也不接,熏熏很生气,你自求多福吧!”宋初涵说完朝纳兰瞪了一眼,直接转身走了,气冲冲的,她决定了,今天要让这小王八蛋大出血,走进商场后,先是一个电话打给紫熏,“熏熏,陪我来商场买衣服,今天有个大凯子负责买单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宋初涵一走,纳兰云颖回头问叶开,语气揶揄:“小叶子,你师妹是在吃我醋吗?”

    叶开想了想说:“那你觉得她应该吗?”

    纳兰云颖一滞,想到他刚才喷血的糗样,笑了笑说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顿了顿,这才说起另外一件事,“钱广也来d县了,今天上午好像在参加一个地皮预售案的会议,他在f市的时候老来找我问你的去向,要不要见见他?”

    一提起钱广,叶开就想到那辆兰博基尼,想了想就说好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两人来到县政府大楼。

    一路晃悠悠过来的,日头挺大,路上经过一家哈根达斯冷饮店,纳兰云颖非要吃草莓奶糕冰激凌,叶开则是要了个桑梓口味的大圆筒,结果到了县政府大楼门口还没吃完。

    “小叶子,我跟你换一下,草莓吃多太甜了。”纳兰举着自己吃掉一半的冰激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吃一半了,你不怕我吐了口水在上面啊?”叶开愣了愣说。

    “你真恶心。”纳兰白了他一眼,把手里的冰激凌直接扔进了垃圾桶,叶开笑着不说话,顾自己小口小口挖着吃,结果她又忍不住抢了过去,挖了老大一口喂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叶开呵呵笑道:“颖颖,你要吃我的口水直说嘛,我可以嘴对嘴喂给你的,绝对新鲜,一手货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纳兰一口将紫色的冰激凌液喷在他的脸上衣服上,这件刚刚买来的新衣服算是毁了,她看着他说:“小叶子,我严重怀疑你的性%2f取%2f向有问题,我这种女汉子,你难道也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你哪点长得像女汉子了?”叶开说这话的时候,钱广从政府大楼里走了出来,刚才他就收到了纳兰的短信通知,看看时间差不多,连会议都没开完就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叶兄弟啊,好久不见!”钱广噔噔噔跑出来,边喊边跑,哪知道快到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,冲前两步啪一下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纳兰云颖咯咯娇笑:“钱大少,你见到小叶子也不用行这么大礼吧,匍匐膜拜啊!”

    钱广从地上爬起来,看了看地面顿时大骂道:“我靠,谁他么这么缺德,把用过的子孙套扔在地上,这不存心坑儿爹吗?”

    叶开定睛一看,我了个大擦,还真有一个子孙套,看起来还是热乎的,被钱大少踩了一脚,里面的东东都飚出来了,敢情他就是被这玩意给滑倒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丢人了,被一个子孙套拌一拌跌一跤的,全世界估计也就你钱大少了。”纳兰云颖脸色很平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钱广有些郁闷的说:“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啊,拍卖个地皮拍不到,出来还被这鬼玩意滑摔一跤,不过算了算了,政府大楼门口都能有这东西,恐怕这d县也没什么投资前途,不要也罢,叶兄弟,好不容易见面,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要转身,没想到后面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等一等,哎,那谁,等一等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三人回头一看,我擦,一个女人居然也踩到了那个子孙套,一滑之下结结实实摔在地上,一时间疼得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(笔趣阁 www.xbiqugetw.com) 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叶开直接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,闪电般套进了宋初涵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小伙光着身板没关系,可虎妞那超美的身段可不能随便给人看了去;一件大圆领的t恤穿在宋初涵身上虽然长了点,但胸围却是刚刚好,套完之后,他才转身面对袁方:“老袁,你可算来了,我还以为你做了坏事心虚,要去再开十亿支票才敢过来见我呢!”

    袁方一听脑袋一晕,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一下抽去十二亿,家族面的流动资金已经捉襟见肘,要是再拿出十亿来,袁家的人都要去卖血卖肾了,可如今形势比人强,人家的拳头比自己硬,没办法,袁方只能陪着笑脸说:“叶少侠,我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我们袁家绝对没有派出杀手来对付少侠,这一点我可以用人格保证。”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老管家已经打来过电话,说是袁天涯和袁同罡都没有找过杀手,对这一点,袁方是相信的,因为他在先前交代过,要找也要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叶开指了指地上的三人:“哦,那你看看这三个家伙,是不是你们袁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绝对不是,我们袁家的人我一定认识,可这几个,老夫从来没见过。”袁方看了一眼马上摇头,心里却在想,他们要是真把姓叶的杀了倒是求之不得,可现在人没干掉,还给袁家扣下来一顶沉甸甸的大黑锅,真是太操%2f蛋了。

    叶开冷冽的眼神在袁方和两个袁家子弟身上扫过,哼了一声道:“我是个实诚人,比较容易相信别人,他们说是你孙子袁天罡派来杀我的,我想想么,你孙子被我废了性福生活,气不过找人来杀我也挺有动机的,你觉得呢,老袁?你说我前几天是不是太仁慈了,江湖名言,要把潜在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,现在我看你们对我而言,就挺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袁方一听,脑门都冒出汗来。

    叶开的武力值是他不能抗衡的,特别还有一个神秘的算命先生是他的朋友,他可不敢拿袁家几十条命开玩笑,连忙大叫冤枉……

    d县堂堂的土皇帝第一人,居然被吓成这样,说出去都没人信呀!

    叶开道:“别激动啊,老袁,你都这一把年纪了,我可不敢把你怎么样;再说了,我朋友也说你老袁不可能这么脑残,找来三个傻蛋来对付我,这样吧,这几个人你带走,不管是不是你家的,三天后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袁方把三个傻逼打手恨得牙痒痒,听了自然点头答应,马上带着三个人离开,他也很想知道知道,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    人一下全走了,叶开再看看两个相互不对付的女人,一下子感觉脑仁有些疼,抓了抓脑袋说:“你们打完了吧?打完了我给你们介绍……”

    几句话介绍后,宋初涵预感到自己可能误会了,不过跟纳兰云颖打出了真火,这时也不想服软,哼了一声道:“我不管这女人是你冒牌女友还是真女友,她现在弄坏了我的衣服,你得赔我;我现在去商场买衣服,你得给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叶开马上笑着说:“没问题,没问题,你是我师妹嘛,你想买多少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走了,哦,还有,你昨晚夜不归宿,跟别的女人混在一起,电话也不接,熏熏很生气,你自求多福吧!”宋初涵说完朝纳兰瞪了一眼,直接转身走了,气冲冲的,她决定了,今天要让这小王八蛋大出血,走进商场后,先是一个电话打给紫熏,“熏熏,陪我来商场买衣服,今天有个大凯子负责买单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宋初涵一走,纳兰云颖回头问叶开,语气揶揄:“小叶子,你师妹是在吃我醋吗?”

    叶开想了想说:“那你觉得她应该吗?”

    纳兰云颖一滞,想到他刚才喷血的糗样,笑了笑说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顿了顿,这才说起另外一件事,“钱广也来d县了,今天上午好像在参加一个地皮预售案的会议,他在f市的时候老来找我问你的去向,要不要见见他?”

    一提起钱广,叶开就想到那辆兰博基尼,想了想就说好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两人来到县政府大楼。

    一路晃悠悠过来的,日头挺大,路上经过一家哈根达斯冷饮店,纳兰云颖非要吃草莓奶糕冰激凌,叶开则是要了个桑梓口味的大圆筒,结果到了县政府大楼门口还没吃完。

    “小叶子,我跟你换一下,草莓吃多太甜了。”纳兰举着自己吃掉一半的冰激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吃一半了,你不怕我吐了口水在上面啊?”叶开愣了愣说。

    “你真恶心。”纳兰白了他一眼,把手里的冰激凌直接扔进了垃圾桶,叶开笑着不说话,顾自己小口小口挖着吃,结果她又忍不住抢了过去,挖了老大一口喂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叶开呵呵笑道:“颖颖,你要吃我的口水直说嘛,我可以嘴对嘴喂给你的,绝对新鲜,一手货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纳兰一口将紫色的冰激凌液喷在他的脸上衣服上,这件刚刚买来的新衣服算是毁了,她看着他说:“小叶子,我严重怀疑你的性%2f取%2f向有问题,我这种女汉子,你难道也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你哪点长得像女汉子了?”叶开说这话的时候,钱广从政府大楼里走了出来,刚才他就收到了纳兰的短信通知,看看时间差不多,连会议都没开完就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叶兄弟啊,好久不见!”钱广噔噔噔跑出来,边喊边跑,哪知道快到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,冲前两步啪一下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纳兰云颖咯咯娇笑:“钱大少,你见到小叶子也不用行这么大礼吧,匍匐膜拜啊!”

    钱广从地上爬起来,看了看地面顿时大骂道:“我靠,谁他么这么缺德,把用过的子孙套扔在地上,这不存心坑儿爹吗?”

    叶开定睛一看,我了个大擦,还真有一个子孙套,看起来还是热乎的,被钱大少踩了一脚,里面的东东都飚出来了,敢情他就是被这玩意给滑倒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丢人了,被一个子孙套拌一拌跌一跤的,全世界估计也就你钱大少了。”纳兰云颖脸色很平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钱广有些郁闷的说:“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啊,拍卖个地皮拍不到,出来还被这鬼玩意滑摔一跤,不过算了算了,政府大楼门口都能有这东西,恐怕这d县也没什么投资前途,不要也罢,叶兄弟,好不容易见面,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要转身,没想到后面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等一等,哎,那谁,等一等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三人回头一看,我擦,一个女人居然也踩到了那个子孙套,一滑之下结结实实摔在地上,一时间疼得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(笔趣阁 www.xbiqugetw.com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